第七十二章 祖父悖论(1 / 2)

浪迹一世之神隐 梦休32 2337 字 19小时前

听着高宜晟的安慰,孟修没来由的觉得心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家中,爸爸妈妈都在,那个从未谋面的哥哥也在,他们笑着朝孟修招手。孟修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来,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仿佛想要拉住父母那伸向自己的手,在半空中探寻着抓了半天,却什么也抓不住,眼前的家人也都渐渐远去消失,孟修急切的睁开眼想要去阻止,却发现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失望的看着自己伸展出去的手,自言自语道:“好梦由来最易醒,更何况是梦幻泡影,想要回去那能那么容易啊?”

被孟修的伤感感染,高宜晟也有些心塞,只得转移话题问道:“阿修,为什么你有时会变得不像你啊,”看着孟修有些忌惮的问道:“而且你一直说的你那个世界跟这里截然不同,你那个世界是哪里?如今的你不过十一二岁,可你却说你逃亡的时候就三十多了,你是长生不老吗?可你现在一直在长大,你不会是借尸还魂的吧?”

孟修见高宜晟对自己有些惧怕,叹了口气对高宜晟恐吓道:“对啊,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扑到这个身体里的。”见高宜晟煞有介事的向远离自己的位置挪了挪,便一脸嫌弃的不再开玩笑道:“还借尸还魂,这副身体如果是尸体,我这用了一年多早就该腐烂了,”说着拉过高宜晟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道:“你看,这身体是活的,还热着呢,我不是借尸还魂,虽然我可能已经死了,但这副身体绝对是活的。”

高宜晟摸着孟修温热的脸,还是满脸畏惧,抗拒的抽回手问道:“你说你自己已经死了,而且这副身体还不是你的,那你是夺舍吗?那更是厉鬼所为啊。”

孟修见高宜晟是真的吓到了,便认真的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夺舍,”想了想还是决定据实相告,看了看四周无人,神神秘秘的对高宜晟说道:“我是极信任你的,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一切,但你不要把我当怪物,也不能告诉别人,做的到吗?”

高宜晟咽了口口水说道:“那得视情况而定,如果你不是坏的,我对你所有的承诺都将有效,否则…”

孟修直接打断高宜晟道:“不用否则了,我直接给你讲吧。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个人一样吗,那是因为我这个身体里寄宿着两个相对独立的意识,用你们的话说就是两个灵魂吧,我变化的时候就是这副身体的原主意识清醒过来了,她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叫竹草,是个从小被人遗弃的孤儿,可能就是因为这个阴阳脸的关系吧。两年前我醒来的时候并不是附身在竹草身上的,而是附在养育她的另一个小女孩身上,可是后来因为遭人迫害那个女孩死了,等我再度醒来便转移到了竹草身上。因着竹草生性怯懦软弱,精神力也不强,所以大多数时候这个身体是由我主导的,但偶尔她也会苏醒出现。不过说明一点啊,我没有压迫过她,我俩没有竞争,是共生关系,不存在夺舍的,只要她愿意,我随时都会被压制下去的,她醒来的时候我会处于无意识状态,但我醒着的时候她却是什么都知道的。这几次她醒来你都会把她扔水里用以唤醒我,她似乎意识到大家期待的人不是她了,所以这段时间一直不曾出现过。”

高宜晟听着孟修的解释有些自惭形愧,确实自从知道掉进水里可以将孟修唤醒,每次孟修处于胆小懦弱的状态时自己都会直接将他扔进水里来唤醒那个身怀异能的孟修,看来自己的行为有些伤害到了竹草,但想到自己如今需要的确实是孟修,也没什么可内疚的,继续问孟修道:“那个胆小的你是竹草,如今的你才是孟修,可你说你,也就是孟修可能已经死了,是怎么回事?”

孟修想了一会儿推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朝代,但看你们的衣着发饰有些魏晋风,那是早于我生活的时代很久远之前的时代,那我生活的时代就应该是距离你们这个时代很久远的未来